DSC_3548-1.jpg

El Calafate 通往 Puerto Natales 路上的 guanacos

 

El Calafate 是座邊境城市,從這裡搭巴士到智利的 Puerto Natales 費時七個小時。

image1404-1.jpg

El Calafate 通往國界的公路

這裡有種蕭瑟的感覺。拜冰河之賜,El Calafate 是團體旅遊的熱門小鎮,商店街上很多店員都會說上幾句中文和日文。不過,雖然遊客熱絡,沿街的露天咖啡高朋滿座,這些人卻好像只是在結束或等待冰河行程之餘打發時間的過客,隨時準備離去。

地理環境更助長那份蕭瑟。這裡的風好大,放眼看去,周遭的山坡幾乎只是在有房子的地方才有人造的成排樹木,作為防風之用;其餘若有植物就是貼近地面的短草,夾雜著枯黃的綠色,沒有光澤;更多的則是裸露的地表,風一來,飛沙滿天。這片山坡是往返旅館和商店街的必經之處,獨自走在沙塵裡,幾度視線茫然,不久前街上的人聲更是早已被風聲掩蓋,彷彿從未發生過,刺骨的空氣非要把僅存的體溫剝奪似的。不如離去!

image1396-1.jpg

這片山坡也是通往 Puerto Natales 的必經之處。

邊境公路前兩個小時的景色像是 El Calafate 的放大版,單調無比,寬廣的大地盡是稀稀疏疏的枯黃短草,如果願意耐著性子張望的話-全車大概只有司機和我做得到-偶爾可以看到 guanacos (羊駝)、rheas (南美鴕鳥) 和隼。我看到的隼大多是立在路邊牧場的木椿上,連那顧盼自雄的眼神都清楚可見,直到車子經過才緩緩振翅飛起,非常漂亮。

兩個小時之後開始出現長草叢和沼澤。有沼澤的地方就有水鳥,有些還棲息著粉紅色的 flamenco (火鶴),由於被牧場柵欄包圍,少有其他生物的干擾,可以非常近距離地看到牠們。這時候也開始出現放牧的牛、羊、馬等,但這片土地實在太大了,總是每隔好幾公里才有零星的家畜,更要隔好幾十公里才看到不同牧場主人的房子;「這邊看得到的都是我的土地」,這句台灣的玩笑話在這裡只是常態。

車行到大約一半,海拔明顯降低許多,路邊的植物增加了白色、黃色和紫色的小花,還有動輒一大片的褚紅色短草,畫面比起前半段路活潑許多。阿根廷的海關就快到了。


對了!這段路的前半是有名的 Ruta 40, 從阿根廷西北的 Jujuy 省延伸到最南的火地島,在布宜的書店還看得到以這條路為創作題材的攝影集,在 El Calafate 也有標榜 Ruta 40tour ── 光從 El CalafateBariloche 就要三天兩夜!殺了我吧~


阿根廷海關是一棟孤立在荒山的白色小木屋 (如下圖),海關人員表情嚴肅,照例要把我的「擬簽證」研究一番才放行。

DSC_2458-1.jpg 


再前行幾公里就是智利海關,所有的人必須帶著行李受檢。官員們聽著熱門音樂,甚至隨著節拍搖頭晃腦,本以為通關會像這裡的氣氛一樣輕鬆,不料我的簽證發出國家註明 ” Taiwan”, 護照上卻沒有這個字樣,又讓官員「研究一番」,端賴他的同事告知來龍去脈,解釋起「中華民國」和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的差異。原來他們不瞭解我們,就像我們不瞭解他們一樣。

接著還要檢查行李。承辦人員帶著讓人沒有戒心的微笑問我會不會說西語,” No entiendo Español ” (我聽不懂西語) 是我說得最溜的西語了,有機會就要拿出來秀一下。智利對於農產品病蟲害的防護很謹慎,他用英語問我有沒有帶水果、蔬菜或肉類,我說沒有,他伸手進背包裡,這裡搓搓、那裡捏捏三兩下,遂即放行,沒有遭受傳說中把行李整個倒出來的待遇,臨走前還和我道「再見」。

在這麼單調的環境,做這麼枯燥的工作,他怎能常保這麼親切的態度?智利人吧!給一顆星。

 

p.s. 1

從 El Calafate 到 Puerto Natales 的巴士有兩家在經營,大多是早上八點半發車,其中一家在星期六是下午五點半發車。原則上會視實際售票情況調派車輛,根據巴士公司說法,旺季時前一天買票即可。

p.s. 2

從 El Calafate 到百內國家公園有直達車,可以不必到 Puerto Natales 轉車。


創作者介紹

Agua con Gas

kuang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eandro
  • 光原:
    你所提到在進智利海關翻箱倒櫃把行李倒出來是真實的事,但那是針對開車過關的阿根廷人及智利人。

    我在2004年/2006年及2009年三次開車到智利旅遊,經過Paso Futaleufú (靠近Esquel) / Paso Samoré (靠近Villa La Angostura)及 Paso Trómen (靠近Junín de los andes)這三個不同的關卡。

    三次的經驗都是一樣,在阿根廷這邊非常的官僚乏味沒有效率,在智利那邊相當親切有效率(至少比阿根廷有效率多了)。

    三次都看到阿根廷人及智利人的車子在進智利時被翻的亂七八糟,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快搬下來了,但是對於我跟家人甚至這次同行到智利的台灣籍友人相當禮遇,形式上看了一下就放行,當場另所有的阿根廷人/智利人傻眼。

    我不知道原因為何?但是卻有種跟布宜諾斯愛麗斯Ezeiza機場完全相反的感覺。在Ezeiza機場,感謝之前東方移民"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",帶了一大堆東西然後用錢解決,海關人員對東方人刁難要紅包已成習慣,而每次到智利卻有種VIP的感覺。

    40號公路從Jujuy省的Abra Pampa開始到Santa Cruz省的Rio Gallego結束,是阿根廷最長的公路。

    在Salta省的Abra del Acay達到海拔4895公尺,是美洲所有公路的最高點,我有幸在2006年8月跟朋友開車經過那裡,那時候的溫度大概零下15度到20度吧?
  • 嗯~巴士乘客也是逐一受檢,有些人也是被要求把行李中部份的物件取出,但都沒有到翻箱倒櫃的程度。光這樣就耽擱很久了。
    本來要參加 Erratic Rock 下午三點半的百內健行說明會,旺季早上從 El Calafate 出發應該趕不上。
    從智利回阿根廷在出入的通關就都沒有檢查行李,車程省了半個小時。

    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 Ruta 40 為什麼這麼有名? 我以為其中一端是在火地島也是在其他網頁看來的資料。
    在 Ushuaia 有人穿著標有 Ruta 40 的 T-shirt. 後來在 Iguazu 又有另外一條公路的 T-shirt, 這好像也是一個地區特色。

    kuangyuan 於 2009/03/24 09:4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