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3594-1.jpg

Puerto Natales 的純住宅區

 

安地斯山脈綿延於整個南美洲的西岸,從海濱到山地之間的腹地非常短淺。經過七個小時的車程,巴士終於離開山區,隨即就是視野開朗的海灣。

Puerto Natales 以鮮艷的建築物為自己形塑美好的第一印象。背倚著矮丘而建的小方塊群,色彩繽紛地,依偎在藍色的海灣,即將抵達之時,雖然光線不是很好,空氣中迷漫著些微的霧氣濛濛,反倒讓這個還在兩公里外的小鎮顯得夢幻似的。

原本近乎死寂的車上開始騷動,還在睡夢中的乘客陸續醒來,有人嘗試透過車窗拍下所見。......


Puerto Natales 沒有公車總站但是大部份的巴士公司都集中在同一條街上。下車處已等著五、六位毛遂自薦的民宿業者。

“Plan to stay here? Have a reservation?” 等我從巴士的行李箱中翻出行李,落落實實地踏在智利的土地上,其中一位才走過來,不急不徐地問著。她似乎洞悉,旅人剛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第一步往往是本能地左右張望、建立方向感、印證地圖與真實空間的對應關係,為的是確認自己與安身立命之所在的連帶。她選擇在最適當的時機和我接觸。

雖然我們已經訂好住宿,她還是問我住那裡,主動幫我指路。我喜歡那種不卑不亢的態度,雖然對我有所期待,卻不失優雅;遊客散去後,她離開時恬淡的神情和悠然的步伐也令我印象深刻,能不能找到今天的房客對她似乎沒有影響。

「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」。短暫地接觸,她竟讓我想起古老東方的文人。我不知道這樣的理解有幾分是出自於我的想像,但是智利人的確會散發某種神秘的吸引力,魅惑人心。給她一顆星。


臨走前,我順便問她換錢的地方。這天是星期六,禮拜天便是兌幣所的休息日。換完錢,我就找不到去旅館的路了。(註 1)


Puerto Natales 和 El Calafate 不同。Calafate 怎麼看都像是旅遊小鎮,商業街上遊客充斥,住宅區則是另一個寧靜的世界;Natales 怎麼看都不像是前往百內國家公園最大的集散地,這裡的商店分佈在幾條街上,但這些街上同時也是住宅區,這裡專為遊客而設的資源不多,除了關於旅遊的店,遊客去的也是當地人去的,有時候我會有融入當地生活的錯覺,事實上卻是步調各異,互不干擾。

當然,相信在這樣的地方要問到旅館所在,即使是 Lonely Planet 推薦的有名的 Erratic Rock 系列也是不容易。


我先找到的是達斯汀 .霍夫曼。這位先生在身材和相貌上都太像了,連衣著造型都像極了「小人物大英雄」裡的質感,散亂的頭髮,灰色的短袖上衣,藍色卡其褲皺皺地有些塵土,黑色的工作皮鞋也因佈滿白色磨痕而毫無光彩。如果不是他的步伐稍慢,方向正離開商業街,又不是讓我不忍心打擾的老人,光從外表來看,實在不是首選。

他看過地址,遲疑了幾十秒,喃喃自語,手指凌空摩擬著路線之後,要我跟著他走。然而,才在第一個街口的轉彎處,他就攔人問路。經過他們一番研究,他很有信心地告訴我應該怎麼走。基本上我也不懂他的西語,大概就知道過幾個 blocks 左右轉之類的,反正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且戰且走便是。

「他身上好像有酒氣。」與他分手後我這麼告訴同伴 K

我們逐漸遠離人群,背著全部家當,我異常警覺。不知過了幾個街口忽有陣風自背後來襲,那位先生回頭追來,"señor, señor,......."  他呼喊著我們,面對這樣超乎尋常的熱心,一時我們不知道是要快步甩開他還是留在原地接受他的幫助!就在那個猶豫未決的當口,彼此眼神交會,他停止跑步,改用達斯汀 .霍夫曼在「危機總動員」裡急促而自信的快步帶來修正路線!

他再次要我們跟著他。

我們愈走愈偏僻,他卻愈來愈一股腦地和我聊天,縱使我全然聽不懂。沒有人性的 K 則始終落後在五公尺之外,似乎隨時準備獨自逃離 (但按 K 事後的講法,論及人性太沉重了,這是分身大法,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,如果真的有事,還不至全軍覆沒)。

「還要跟他走嗎?他到底知不知道路?」K 終於發難,停下腳步。她雖然枉顧道義、貪生怕死,卻不失為表裡如一、光明磊落之流,恐懼和懷疑完全寫在臉上。表情,原本就是表達情緒。

「應該沒問題吧!反正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走。」我心裡冥想著達賴、證嚴等有道高人,試著讓自己的表情顯得平和,以遮掩內心的不安。雖然肯定他不曉得我們對話的內容,但畢竟以小人之心度他人之腹太不厚道,也太傷人了。

DSC_3633-1.jpg

當時偏僻的街景就如這般

 

更加異常警覺的我隨他又過了幾個街區,同時還分出一點心思,努力地想要從可以分辨的關鍵字來臆測達斯汀先生在談論的話題,希望能適時給予善意的回應。為什麼不問我你從那裡來這類基本的句型,心中如是 o.s.

我們停在一個街口時,達斯汀先生做出了重大的決定。他領我們到對街,敲了某戶人家的門,出來一位老先生;達斯汀先生好像是向老先生說明我們的處境還有他本人的角色,然後再次討論起我的住宿地點。我似乎瞭解了,這個地方大概就像傳統的的台灣農村,人人都知道什麼什麼伯、什麼什麼嬸的家在那,就是地址沒有用。(註 2)

這時候隔壁走出來一位年輕人,門口停著他的貨車,看起來像是送貨員。兩位先生有志一同地把他召入討論小組,一會兒應該是達成共識,達斯汀先生告訴我,旅館就在附近,接著年輕人會帶我們過去,他必須先走,然後很有紳士風度地和我們一一握手道別。

我也向老先生謝過道別,然後在年輕人的引領下,轉了一個彎,再過二、三個街區,再一個彎,他指著 30 公尺外,Erratic Rock II 在望,然後很有紳士風度地和我們一一握手道別。

我鬆了一口氣,和 K 相視一笑,總覺得有些什麼不言可喻。

 

  

1

Puerto Natales 的兌幣所營業到下午七點,其他時間還是可以找到好幾家兼營換幣的商店 (掛著 Cambio 的招牌),但是匯率就很差了。另外,週六很多商店提早打烊,週日休息或只開下午,購物比較不便。如果行程沒有彈性,宜避免週末到達。


2

Puerto Natales 有很多歲月斑駁的木造房子,大多沒有庭院,大門緊臨著路旁的人行道,於是就經常出現很美的畫面:傍晚時分,老人手扶著門欄,從屋裡探出身體,向外張望。…… 從他門前經過,還會和人打招呼," Hola!" 用的是老人特有緩緩的、沉沉的語調,還有慈祥的眼神,目送著行人離去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Agua con Gas

kuang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Leandro
  • 光原:
    看起來是個很棒的地方。

    這兩張照片我蠻喜歡的,第一張的顏色從我的螢幕看來稍微有點過度飽和。
  • 鄭大哥,謝謝!

    基本的問題是我自己心裡沒有標準。
    本來覺得原稿顏色很熱鬧,貼上文章後預覽卻比較沒有光澤 (同一部電腦),於是我又拉了飽和度 (+15)~如果可以的話,希望這個禮拜就能求教黑熊大。

    這個小鎮的味道很純樸,房子舊舊的,經常有很可愛的裝飾,相信也是攝影的好地方。可惜限於能力,我是摃龜了。

    kuangyuan 於 2009/03/16 12:40 回覆

  • Jess
  • 光原
    Puerto Natales 被你拍得真是色彩豐富,我記得我們到的時候根本就是寒風狂掃,所以現在只記得蕭瑟一片...

    很喜歡你拍得第二張,很有 fu...
  • 因為快進市區前看到五顏六色的房子,遠遠地像是童話世界,巴士在市區繞行時,好多房子的彩繪都好有特色,我就直覺會喜歡這個小鎮,為此在百內的最後一天中午過後就回來。
    而且很幸運地,傍晚時出了一個多小時的太陽。我想我們的命運就相差在此吧!
    不過寒風依舊狂掃,我就沒有勇氣去遠遠的地方往回拍照了,不然應該很棒--一邊是海,一邊是山,山腳下是彩色小鎮,天很藍。

    kuangyuan 於 2009/03/19 20:55 回覆

  • chenlin
  • Hello,光原:
    ada分享了你的旅遊網誌;果然深刻記載了許多美麗的記憶與畫面。好些個地方色調大膽活潑得讓人驚豔,好眼睛、好相機和細膩的心,一起將那動人瞬間給留下來了。
    這篇文章寫到那位準備落跑還滿口狡辯之詞的K同學,真是讓我大笑不止,完全可以想像出他說話的表情與口吻。
    請好好幫那懶鬼一起記錄這一趟令人羨慕不已的旅程吧~倒是,他對你的文字亦頗是讚許呢。:)
  • 我覺得這和相機好壞應該沒關係啦~呵呵!
    打個比方,新鮮的魚吃 さしみ 或清蒸都很棒吧!
    好像愈說愈糊塗了?

    至於 K, 純就功能來說,在旅程中的角色不妨視為家當的一部份。何必認真!

    kuangyuan 於 2009/03/29 22:33 回覆

  • 米米
  • 你的文筆真棒,我自弗不如啊!還利用小酌老人的酒氣來埋下懸疑,哈!
    照片真的很美呢~
  • 謝謝米米捧場之餘還犧牲自己。
    第二張照片的對焦點在前面的白色鐵片上,鐵片的面積太大,顏色太單調。經過高人指點,下次帶油漆去彩繪智利風味的塗鴨,畫面會更棒:)

    kuangyuan 於 2009/03/31 08:51 回覆

  • geniussdhit
  • 好酷!可以去這麼遙遠的國度,照片拍的不錯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