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4327-1.jpg

世界盡頭的燈塔,和鳥

 

Ushuaia 還有一個頭銜--世界最南端的城市。在遊客碼頭外的草皮樹立著標示,上面寫著 "El Fin del Mundo" (世界的盡頭)。我在這裡閒晃時,遇到一位騎重機的中年白人,先是問我來自那裡,然後開始用國語和我交談,請我幫他拍照。這老兄是美國人,四個半月前從巴拿馬一路騎來。對了!他叫 Jack, 夠神奇的了。

DSC_4417-1.jpg

世界盡頭的標示牌就在此圖取景處的後方,閒晃中看到很多人到此拍照留念。

 

這裡的另一個景象是寫明信片的人特別多,咖啡館靠窗的座位總是有人振筆疾書。在 San Martín 大街上 (和 Juana G. Fadul 街交口) 的遊客中心可以加蓋紀念戳,還可以申請證明書,證明足跡及於世界盡頭。對於神經不夠纖細的我來說,這個經驗並沒有特別寶貴,拜交通工具之賜,來到 Ushuaia 經過量化,只是航行時間多寡的問題而已。

不過,自第一次看到 Ushuaia 的相片,就被其特殊的感覺所吸引。我會用「輕靈」來形容,特別是從海上望向陸地的畫面。有些地方要慢慢體會,方得其味,有些地方則氛圍獨具,迅速攫懾旅人的注意力;對我來說,Ushuaia 顯然屬於後者。

這裡臨海,臨的卻是僅數公里寬的小獵犬海峽 (Beagle Channel),與其說是海倒更像湖,一派寧靜。記得前一天企鵝島的行程中,車子駛離市區即進入被原始森林包圍的山路,當時的空氣清澈異常,清澈到了可以被看透,清澈到了讓人誤以為空氣格外稀薄的程度。

DSC_3997-1.jpg

從高處看下去的 Ushuaia--如果要從海面拍向城市,圖左那道堤防應該是很好的取景之處。因為距遊客碼頭 (已在畫面之外的左方) 二公里多,風又太強太冷,而沒有實地探勘。 

 

坐巴士是逛 Ushuaia 很好的方式。這是市區一家小店服務生的建議!(註 1)

從住處到市中心要 40 分鐘以上的腳程,如果來回分別搭乘 A 和 C 線,恰好形成一個迴圈。記得是 A 車的路線會繞到山上,沿途散佈著住戶,所見房子和市區的不同,像是就地取材,大多是原木建成的;車子愈繞愈高後,還會經過一段沒人居住的森林,好像要被載去賣掉。如此晃悠晃悠地,看到視野好的地方即就近下車,流連一番後,循著隨便的街道往山下走都可到達市區。既省錢又有趣!(註 2)

 

兩天半當中,我們只有參加兩個行程,企鵝島和小獵犬海峽巡遊。

小獵犬海峽是紀念十九世紀初 Charles Darwin 的探險行程,當年他所搭乘的 HMS Beagle 號曾經來到這裡。現在行程的特點則是生態之旅,分成半天和一天,大多會到 Isla de Los Lobos (海獅島)、Isla del Los Pájaros (鳥島) 和 Faro Les Eclaireurs (世界盡頭的燈塔),一天的行程還多出企鵝島 (不能上岸) 或是 Isla Bridges 等島的登陸健行。(註 3)

我們的行程去了兩塊礁島,兩塊都是海獅和海鳥雜處,我也沒搞清楚那個是那個。遊艇在近島之前就熄火,憑著剩餘的動力趨近,最後再任由浪潮幾乎把船體帶去貼壁。我們與這些野味的距離就這樣慢慢地縮短,雖然海水拍岸,海獅爭吵時的吼聲不時夾雜豬一般的嚕鳴清淅可聞。

DSC_4152-1.jpg

海獅爭鬥的畫面履見不鮮。比較可貴的是其餘同伴圓圓的睡成一坨,連頭部和屁股都分不出來,而不會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在旁煽風點火。如此動靜兼容,足為人類借鏡。

DSC_4048-1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彼時非交配期,所以看得到一個群體當中有兩頭以上體格相當的雄海獅。牠們偶爾互嗆,純粹畜牲本性,裝腔作勢而已。

 

DSC_4186-1.jpg

 有時還會針對鳥類嗆聲,不知是否因為窮極無聊之故?

DSC_4255-1.jpg DSC_4363-1.jpg

DSC_4364-1.jpg

不過無聊混時間也是身為海獅的好處。如果有人成天這麼慵懶,難保不會小時在家父母打,到校老師罵,長大妻子老公嫌。

DSC_4329-1.jpg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忘了鳥的名字,真慚愧!

只記得嚮導說繁殖期來臨之前,公鳥頭頂的羽毛會翹起來,直到找到配偶完成大事後才掉消。

DSC_4350-1.jpg

雖然當時已過繁殖期,倒是有遊客下意識地自摸著頭。

 

 

 

海鳥所在的第二塊礁島離世界盡頭的燈塔就百多公尺的距離。燈塔建於二十世紀初期,距今尚不滿百年。

出小獵犬海峽後,此去南極不到 1000 公里,搭高鐵也就兩個多小時而已。在船上遇到美國 Florida 來的退休夫婦,他們問我都來到這裡了,為什麼不去南極?畢竟這是最接近南極的城市了。

我想,這就是世界盡頭對我的意義吧!1000 公里不過是物理的概念,但在心裡上,南極可是世界盡頭之外的未知領域,大概只存在夢想之中的地方啊!

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有多興奮、多期待,因為第二天就要前往南極。聽著聽著,我也不禁怦然心動。

來到這裡才知道人的野心有多大。這裡,不過是另一個起點吧?

當看到身在世界盡頭的居民,每天還是要離家,為家計、為生活、……,我不禁懷疑,「世界盡頭」的頭銜是否只是為了滿足人類內在某種渴望的噱頭?



DSC_3995.JPG

(註 1) 全程最值得推薦、最具地方風味的餐廳

從主街轉進 Gob. Godoy 街往海邊的方向,可以見到右圖這家餐廳,位於右側。

小小的店面,每次用餐時間,座無虛席,大多是當地人。

招牌上都是人氣美食,看不懂的話逐一詢問,可能會有都想嚐看看的欲望。如果遇到不會說英語的服務員當班,那就看看別桌客人吃什麼再跟著點囉!

第一次去時就嘗試剛推出的羊肉料理,自此欲罷不能,總共光顧三次。參加企鵝團時被嚮導問過有沒有吃羊肉?當時納悶不已,後來在米米的 blog 看到, 始知阿根廷南部的小羊肉特別有名。請見: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mariela-mimo/article?mid=3522&prev=3582&next=3464&l=f&fid=15

 

(註 2)

結束當天行程,還是搭乘公車慢慢突回住處。紅燈時,隔壁車道一輛並排的娃娃車,小朋友大概是看到我們的東方臉孔而感到新奇,睜大了眼,沾滿巧克力和麵包屑的小臉笑開懷,隔著窗戶還爭相地想把手上的糕點、糖果遞給我們。這一幕堪稱是此行最美麗的畫面!

 

(註 3)

半天的行程大約三~四個小時,各家略有差異,同樣分成早上和下午出發。如果停留天數緊迫,一天之內要完成小獵犬海峽和企鵝島的行程足足有餘。另外,還有晚上出發看海上黃昏和 Ushuaia 夜景的行程,約二個小時。

 

(註 4) 還有些照片


DSC_4242-1.jpg DSC_4230-1.jpg

DSC_4368-1.jpg

 

DSC_4034-1.jpg

DSC_4378-1.jpg

DSC_4380-1.jpg

 

創作者介紹

Agua con Gas

kuang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