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特克斯琼庫什台

 

行程記錄

Jul 10   伊寧~庫什台

Jul 11   庫什台~昭蘇~伊寧

Jul 12   伊寧~賽里木湖~伊寧

 

琼庫什台:

根據 google 地圖顯示,琼庫什台位在伊寧的南方 170 多公里,車程四個多小時。我們當天實際車程為八個小時。首先從伊寧到特克斯(八卦城)需要二個多小時,從特克斯縣城到琼庫什台山腳下的鄉鎮還要四、五十分鐘,從山腳下到琼庫什台村的直線距離不遠,但是山路蜿蜒,據包車的朱師傅說應該有 50 公里的路程,沿途至少翻過三個山頭,而且這段山路還是泥土小石子兒,不時坑坑疤疤,開不了快,加上停車賞景,光這段山路花了四個小時。

如果不是包車,這裡也通公車。不過,因為美景分佈在沿途,還是包車盡興。要我再來,騎摩托車最美啦!

伊犁地區天山一帶比較著名的草原是那拉堤,不過從網路的照片來看,喀拉峻草原似乎更美。琼庫什台與喀拉峻相距甚近,只是其間沒有公路,往來可以選擇徒步或騎馬。那天從喀拉峻騎馬過來的花了八個小時,牧家樂民宿的主人一直說時間太久了,可能是嚮導繞路,因為騎馬的費用是依時間計價。遊客則說是遇到大雨,所以好一大段路的馬是用牽的,拖了行程。我們也遇到徒步者,說要二天。至於車子如果要到這兩個地方,必須先從琼庫什台下山,再從山腳下的鄉鎮走另外一條公路上喀拉峻。

 

進入山區約一個小時就看到下面這樣的地形,如果是在黃昏餘暉斜射下,明暗光影相間,靜謐而懾人。不過,這天早上是陰天。

照片上方的河流是「小九曲十八彎」,從喀拉峻也看得到,而且看得更清楚。喀拉峻在畫面左側之外的高處。(新疆正宗的「九曲十八彎」在巴音布魯克草原)

上圖為 Nikkon 所攝,下圖則出自同伴的小米手機,小米在陰天所拍出來的對比度遠優於親眼所見。

 

沿途很多這樣的地形

 

 

然後停在不知名的河流,讓師傅抽根菸。同伴興沖沖地拿著小米分享,說是拍到代表作了,後來才知道這只是剛開始。

 

 

在此遇到讓師傅困惑的叉路,打電話問了牧家樂老闆,可是要怎麼描述才能讓老闆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?難道要說我的視線所及有幾棟木頭矮房,這裡長滿大片的野油菜花,背後是座山,……。

這通電話白打了。沒辦法,必須找人問路。

本來偶爾還有路過的摩托車,真要找人,頓時消失無蹤。等了一會兒都不見人,只好開著車回頭,印象中來的路上有戶人家緊臨路邊。師傅接通電話後轉交給找到的牧民,請民宿老闆和牧民溝通後,再由牧民轉告我們。還好此去都沒有叉路了。

 

進入山區後很快就屬於琼庫什台的管轄範圍,但是我們住的是最多村民聚集的地方,入口處有下圖的標誌。(圖片來源:http://blog1.poco.cn/myBlogDetail-htx-id-8729429-userid-64517736-pri--n-0.xhtml/該網頁可以看出村落的樣貌)

 

琼庫什台是哈蕯克村落,男性見面時的打招呼方式是握手寒喧。很多中老年人不通漢語,年青人輟學是常態。輟學的原因是上學路途遙遠,一到冬天結冰,連公車都到不了,進出只能騎馬,如果要正常上課則選擇住校。再者,聽朱師傅說,他們覺得上學沒有用,一般人難得到縣城,大部分人終其一生連伊寧都沒去過。

朱師傅的說法倒讓我意識到他們和我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。我透過接受學校教育,培養將來參與社會運作的技能,因為不知道未來所扮演的角色,所以極盡可能地吸收知識,惟恐落於人後。他們則是天生的牧民,在生活中學習和學校不一樣的語文、數學、自然等知識,我們的雞兔同籠只是數學題目,對他們來說卻是真實的生活經驗;如果有一天,老師要他們作文「我的志願」,感覺上有些荒謬。

 

這裡很多馬匹出租,一位同伴騎完大讚沿路風景優美。如果不是想體會騎馬,馬走的路線輕鬆徒步可達。我們沿著河畔上溯。……

 

 

 

 

 

 

 

第二天行程緊湊,七點天剛亮我們就動身離去。沒吃早餐!

昨晚下過大雨,回程沿途的空氣透澈,風光更顯出色。說好要趕路的,又淪陷在半途了。

 

 

 

  

 

婦女在家門口擠奶,朱師傅很興奮,停車嚷著快拍快拍。基於尊重,還是先問對方的意願,獲得首肯。

 

擠剩的奶才輪到小牛喝

 

 

婦女家附近的景緻絕美,而且開始放晴了。

 

 

 

還有猛禽(好多根柱子上都看得到)

 

在坡頂食草的馬,牠們的視野像天空一樣寬闊。

 

 

 

來到一處光影很美的坡地

 

 

昨天一開始就停在這附近拍照。今天的天氣好多了。

 

 

 

 

 

 

琼庫什台 tips:

1. 住宿

  (1) 我們的住宿是朱師傅找的。這回是他第三次來琼庫什台,住宿是途中打電話請朋友推薦。開幕一年多,說是比較乾淨。

  (2) 房型都是通舖,依房間大小容納不同人數。收費每人每晚 50 RMB。

  (3) 我們到得早,本以為當晚房客不多,老闆給我們三個人兩間三人房。

    (4) 因為是木屋,隔音很差。那天我剛好比較累,帶著耳塞在人聲中安詳睡去。

   (5) 洗澡的熱水量很弱,水溫不穩定。只有一間浴室,不過那麼差的條件,洗的人不多。

   (6) 我沒有記下這家的資料。之間在搜集資料時看到這位:

       村里退休老师的木房:巴老师,也就是网上的切如大姐,汉语不错,基本沟通没问题。

         她的电话:0999-6852358, 还有一个手机在她离开琼库什台时可用:18999378658

   (7) 即使沒有預訂,一定可以找到床位。人多時老闆連自己和家人的房間都空出來接客。

2. 飲食

  (1) 我們到時老闆娘先幫我們煮蕃茄蛋花麵充飢,每人 15 RMB,可以用大碗公分到一碗半,司機也要算錢。饢不算錢。

  (2) 晚餐有不同口味的羊肉,含料理 120 RMB/斤(當地生肉 40 RMB/斤)。主食有麵和飯,不算錢。紅燒羊肉有青椒、洋芋等配料,我們點兩斤,炒成兩大盤,連同二道菜,四個人吃不完。

3. 騎馬:50 RMB/hr, 必須有人帶領,嚮導費依人數計算,20 RMB/人。

4. 氣候:晚上大雨,日落之後估計溫度只有十來度。村民說這裡向來濕氣重。

5. 琼庫什台、喀拉峻、塞里木湖的花季在六月初。

    因想說琼庫什台與喀拉峻的地理環境相似,所以取消第二天再到喀拉峻的計畫。

6. 琼庫什台目前不收費,但是來到這裡之後有點寸步難行,朱師傅也不知道有那些景點。

    喀拉峻門票 80 RMB,外車禁入,景區有接泊車連接各個景點,另外收費。

7. 裸体岛

當初是被這樣的畫面吸引(圖片來源:http://ngycmyc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94653678201442103416715/),有資料指出這是一個稱為「裸體島」的地方,入口被圍起來收費 60 RMB.

老闆說之前有攝影團住他那,他跟著去拍,也有這樣的照片。可是手機翻了幾翻,都是很一般的照片。如果可以知道地點的話,交通倒不是問題。村子裡年輕人兼著做摩的生意。

 

賽里木湖:

在中國旅行,寧靜是一種奢侈品。

 

那天早上六點從伊寧出發,大約一個半小時後來到塞里木湖。這樣的時間自然趕不上日出,不過太陽的高度還在清晨。沒有其他遊客,連牧民都還沒上工。

高速公路沿著湖畔而建,車子從下圖的隧道出來之後不遠處,公路護欄有個缺口通往塞里木湖,沒有指標。

車子離開公路後來到湖的另一側,必須通過公路下方的函道(下圖箭頭處),才能到達湖邊。

 

塞湖是一座高山湖泊,湖畔的地形呈現和緩的坡度。下圖這條明顯的路跡引領到高處展望全景。據說當地牧民向政府承包這塊地,在入口處設置關卡,酌收 5 RMB/人的通行費。我們到得太早,以致繳費無門,只好逕行拉開鐵門,通過後再把門恢復原狀。

 

早晨的山上像是未開發的處女地(自動忽略頻繁踩踏形成的小徑和不知道是不是人工林),除了爬坡時的喘息,我們連說話都格外輕聲。

來到稍後高處(距離山頂還很遠),視野遼闊,隨處都是欣賞塞湖的不同角度。

初時很冷,隨著風勢漸漸減弱到無感,陽光也散發出適人的溫度。算來好運,聽師傅說整個前一天,風沒有停過,冷得讓人直哆嗦。

面對此情此景,豈能不好好地消費塞里木!

 

來回至少三公里,我回到湖畔停車場,把昨天朱師傅為我們準備的西瓜和饢背上山,途中還撿一塊邊緣鋒利的石片。

入口處的牧民向我要通行費,我身無分文,告訴他待會下山看到他時再交。(o.s. 如果有緣再見的話)他則請我務必把塑膠袋帶走,不然羊隻會誤食致死。

我們在此享用早餐。西瓜初以石片切割,到了一定的深度後再難突破,改以牙線權充線鋸,完全無效,最後還是靠手刀直接扒開。

饢的乾搭配西瓜的濕,乾濕合壁,恰到好處,佐以美景,舒暢快意。唯獨一幫人吃得湯汁淋漓,徒有畫意,卻少了詩情。

完成早餐的粗魯之後,開始找點優雅的事情來做。有人曬書(於是有了「旅行的力量」那張照片),有人到森林探險(還迷了路),不然就四處晃悠,獨享寧靜的塞湖。

 

羊群出來了。……

 

 

 

 

不久牧羊人也出現了。……

我跟著羊群拍照。牧羊大叔則站在不近不遠處看著我,隔了好一會兒才靠過來,問我拍好了沒有?如果拍好,他要把羊趕到另一個地方了。超紳士的~

於是我說,你趕你的羊,我跟著。

又這樣跟了一段路。最後他告訴我,因為他要先回家,要我別太靠近羊群,羊群會被我嚇跑。

 

大叔又回來了(我想應該是同一個人),因為我們在山上待了很久。

他還是等到我拍照的空檔,才靠過來問我在拍什麼,我給他看 LCD 螢幕,他又問我可不可以立刻印出來。我說想拍他,他說不好看,拉拉衣領,表示拍照應該要盛裝。就這樣,我們開始聊天。聊到有人靠幫人拍照為生、冬天轉場的路線、他的興趣、……。他說在塞湖畔有人幫遊客拍照,可以立刻印出來,收費 10 RMB, 邊說邊作勢把錢放到口袋,笑著說這樣很好。他的語氣自然,似乎透露著對文明技術的憧憬,又像是在說與己無關的奇聞軼事,把錢說得毫不市儈。他會彈冬不拉(哈薩克樂器),所以觸類旁通,包括像吉他等弦樂器也都在行。上圖他正在調整收音機,聽的是哈薩克音樂,手指還會隨著音樂跳動,空彈冬不拉。

(大叔很堅持,有時候我聽不懂他的口音,他硬是可以說到我明白。這樣的聊天感覺很沒有壓力。)

我問他家有沒有馬租人、價錢多少?他說 40 RMB/hr, 還指出山下入口處綁著的就是他家的馬。這價錢好到我請他打電話給晚輩確認。

 

 

 

 

下山後一位同伴先騎大叔家的馬離去,隨後我也以同樣價錢租了一匹。

 

真正觸碰到湖水,已是下午一點之後了。

上面說到通過函道就是湖濱,那裡不必收費。再往畫面左邊走,有一處圈起來的地方,10 RMB/人。個人覺得進去看到的角度是有比較美。

塞湖還有另一收費處,聽說旺季是 40 RMB/人,賣點是有天鵝。因為沒去到那裡,細節不詳。

 

當天有數十對拍婚紗的,收費另計,每對新人 150 RMB

 

招攬騎馬的小弟。

 

回程師傅在高速公路臨停,說遠眺果子溝大橋是一定要拍照留念的。

 

〈後記〉

1. 我覺得六月初塞湖的花季特別美,而這個時候就是一般的高山湖泊,湛藍的湖水、高山、積雪等,都是基本元素,沒有驚艷。

2. 因為感受到遊客還沒湧入之前的寧靜,還有和哈薩克人互動的經驗,我們對塞湖有了特殊的情感。

 

一般遊客在這裡騎馬是馬夫牽著,或是和馬夫共騎。我一直嚮往在草原上縱馬狂奔,所以告訴馬夫不必幫我牽,但找一個空曠、平坦、沒有遊客的地方,教我哈蕯克的騎馬方式。他把我帶到山上,進入一個像是武俠小說秘境般的山坳,除了簡單的操縱方式外,再交待我下山時不要用跑的,會危險,然後就說要閃人再去招攬遊客。

可惜了沒人傳授技術,但可以在這天寬地闊為所欲為,光想就很過癮--除了擔心馬會不會跑到死!(小弟就這樣把馬交給我也是蠻敢的)

 

馬場的馬習慣一定的路線,這裡沒有空間的約束,對控馬的技術要求更高。結果那有什麼快感,為所欲為的根本是馬!而且下山時還走錯路,明明就循著路跡,竟走進私人牧場邊緣的圍欄,死路一條。然後回頭找到叉路,指向高處,像是通往懸崖,雖然害怕也是硬上,因為高處可能有機會看到出路。所幸危險的路段不長,而且的確看出我是走到山的另一面了。想到同伴可能會著急,加上下山的坡度不大,就給牠催下去了。

 

回到集合處,各有遭遇。同伴讓馬夫牽著走在湖濱,她說那份無聊半個鐘頭已是忍耐極限,提前回來後看不到我們,剩下的時間差馬夫快馬火速把我們找到。

 

等我的空檔,先回來的同伴們和兩位十五、六歲的哈蕯克的小夥子聊在一起。小夥子胡扯說我騎馬載著一個女孩兒不知去到那裡!說這種渾話本是過來人,我很快就融入,大家相見恨晚。

我和他們聊馬術養成,聽他們說起來也談不上學習,因為馬是交通工具,小時候跟著長輩在馬背上,沒有恐懼感,漸漸地自己駕馭也是自然的事。再問他們怎麼騎孤輪,他們說不上來,一句反正就這樣,然後上馬示範,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得意地很!

 

後來女同伴說,她剛回來時情竇初開的小夥子嚷說要扶她下馬,被她斷然拒絕,隨後也就不敢造次。對於幫她牽馬的那位十一、二歲的小男生,則直說惹人疼。

小男生沿途遇到人就會向同伴介紹,他是我什麼親戚、他是我朋友等,然後對長輩很有禮貌。過程中有個調皮的朋友,他還先警告說不要碰馬,不然客人會有危險;朋友果然調皮,拿馬鞭拂馬,馬急閃,馬上的同伴驚叫,小男生氣得漲紅了臉罵人。……後來差他找人,他前前後後騎馬跑了四、五圈還找不到,急得講話都抖了。(希望他順利成長,將來不會愛說渾話。)

 

伊寧包車:朱虎  師傅(推薦/親身經歷)

連絡電話:139-9958-3632132-3999-6322

當初找朱師傅除了網路上的好評之外(雖然篇幅不多),另外的原因是價錢,他開的價位是烏魯木齊師傅的一半。

我們從烏魯木齊搭夜車,一大早到伊寧,出火車站就看到朱師傅。

原本打算先去塞湖,再去琼庫什台。抵達前幾天,朱師傅在電話中建議我們倒著走,但是沒有達成共識。抵達後,吃早餐時他又一直遊說倒著走,因為對我們也沒有影響,所以就答應了。

出發後他又問說把我們送到塞湖當晚他是不是可以先回伊寧,這樣他還可以接其他的客人。隔天再讓他的表妹去塞湖接我們。真是OOXX.

所以我們要求說隔天他表妹要來接我們看日出,他也答應,遂也就範。

我比較不認同的是他沒有在一開始就把話說清楚,好像是一步一步挖坑讓我們跳。

除了這點比較落漆,還有 Santana 的車有點舊之外,其他互動讓我們感到很安心自在。開車技術好是必然的。健談,說起新疆的人事景滔滔不絕,是很好的導遊。沿途想停就叫停,他不但不會不耐煩,自己也下車拍照,順便抽菸(所以不會在車上抽)。到了住處後,他先幫我們打點事情,直到一切就緖,我們自己出去玩時,他才抽空補眠。他對吃住也不講究,像第二天因為趕路,沒吃早餐就離開琼庫什台,我們拿貯備的乾糧頂著先,他卻一路餓肚子,直到十一點多(請他吃他還說不用)。但是我的同伴喝不慣奶茶,他倒記在心上,幫忙找到其他的飲品。他還會在我們消費時幫我們注意細節,以免花冤枉錢。

我的同伴看了很多新疆的資料,和朱師傅談得特別融洽,連他和女兒的互動都變成我們的話題。回到伊寧,他招待我們吃晚飯,我們喝卡瓦斯,他沒有喝,因為飯後還要趕往塞湖,他在工作中不喝酒,即使卡瓦斯的酒精濃度只有約 1%. 後來我們決定當晚留在伊寧,隔天再去塞湖,他立馬要了一瓶濃香型的白酒,和我同伴乾完後,再要一瓶。因為酒逢知己,又和同伴約好回到青年旅館後再出來喝。然後他請同事來幫忙開車,送我們到住處,來之前順便帶饢,還指名要哈薩克人做的哈薩饢(說是口味最佳),因為餐館最後一塊被我們吃完了。飯後他把吃不完的饢和車上的西瓜、哈密瓜打包,讓我們隔天帶去塞湖當早餐。

(感覺好像是老師在幫學生寫推薦信)

最後,還有一個狀況是朱師傅對維吾爾人存在很多負面的評價。如果對種族沙文主義非常不能忍受的人,大概要考慮一下。

他的表妹施師傅人也很好,美中不足的是導覽的能力不像朱師傅那麼到位。

創作者介紹

Agua con Gas

kuang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